<bdo id="d2qzm"></bdo>
<track id="d2qzm"><div id="d2qzm"></div></track>

    <bdo id="d2qzm"><dfn id="d2qzm"></dfn></bdo>
      <track id="d2qzm"><div id="d2qzm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  呂梁新聞網首頁  > 首頁  > 往事

          一張解放戰爭支前照的故事

          □ 陳探許

          2021年02月02日 11:45:54 編輯:

          196O年7月,我回了一趟出生地山西老家,發現幾張老照片很珍貴決定帶回。見到照片父親陳彬非常興奮,并講述起了這些解放戰爭時期支前照背后的故事:

          1947年初,我從離石市長任上調任離石六區區長,區政府駐地是剛解放不久的吳城。

          為防止閻匪軍侵擾,我們發展民兵隊伍,從當初的4O多增加到2OO多。區上在西河灘召開民兵檢閱大會。各村民兵實地演習、打靶、埋雷、起雷等軍事項目。動員全體干部進入臨戰狀態,下鄉組織備戰。首先,組織各村民兵備戰隊,配備武器集結待命。同時,為讓民兵無后顧之憂我們規定,備戰隊民兵的冬衣由各村支援,民兵的莊稼由所在村負責打收。

          “汾孝戰役”開始,我們十分重視這次支前工作。吳城解放后,根據地連成了一片,武裝斗爭重點,由過去的分散游擊,逐漸向一定規模的野戰轉變。地方政府的角色,也隨之轉變,不再是“各自為戰,打一槍換一個地方”。在這個問題上,我們轉變快、行動快,很快作出相應部署:

          第一,區村干部春節期間深入各自然村,組織干部、群眾討論“部隊打仗為了誰?”“咱們應該怎樣支前?如何在過年時愛護好傷員?”提高了群眾對支前工作的認識。

          第二,區上設立支前委員會,發展壯大民兵隊伍,充實武器彈藥。實行軍勤工票制度,建立軍勤賬,半月結清一次,民工按票領取工錢,出動牲口也折算工錢。 區設擔架看護慰勞股、招待供給股。組織擔架隊,每村擔架隊配備一名干部負責,每4人一隊,每付擔架須配備草席、被子。糧油柴炭等物資都有專人負責。

          第三、在汾離公路沿線設兩個轉運站,轉運站之間每15里設立接待站,共有4處。站站之間轉運傷員執行發單和回執。各村按所在區域服務,獎懲分明,對表現好的,如完小學生劉英怕傷員受凍,把自己僅有的一床棉被給了傷員蓋上。劉二禮用自己的毛巾給傷員擦尿等,區上予以表揚獎勵;對丟下傷員偷跑的安云祥等作出處罰,加快了傷員轉運,這次支前區上共涌現模范擔架和看護84名。

          第四、同時嚴格制度嚴防奸細??弯亴嵭辛艨偷怯?,各村執行留客申報,并普遍清查了一次戶口。我們通過總結認識到:過去游擊戰形式下的支前,已滿足不了野戰條件下的支前工作,“汾孝戰役”支前取得的經驗。

          當年的《晉綏日報》在2月22日作了專門報道,介紹離石六區的支前經驗。當時,土地生產凋敝,春荒青黃不接,我們支前沿途所見,凡是能吃的樹皮都被扒光了,這么困難條件下,老親們仍然是堅持“破產支前”讓我們非常感動。

          1948年初,縣上又調我回去,在縣政府任秘書,縣長是郭錫蘭。

          每到麥收日軍都要出城四處搶糧,八路軍為保護老百姓麥收,進行過多次艱苦的戰斗。

          徐向前審時度勢,適時提出“保衛麥收”的口號,順應了民心,斷亂敵糧源,戰爭勝負的天平已經傾向人民一邊。他用“弱兵作餌”,誘敵上鉤,然后部署“強兵突進”,一舉將閻錫山的王牌軍親訓師和親訓炮兵團,分割包圍各個殲滅。

          戰役首先由呂梁部隊發動,離石縣王大昌、車守珠、郭錫蘭等親自上陣,領導離石縣武委會組織全縣民兵支前。我們對參戰民兵的要求是:組織上軍事化、行動上戰斗化、生活上群眾化,做到招之即來,來之能戰,戰之能勝。

          6月11日,我們支前隊緊跟部隊,急行軍從離石進占高陽鎮,威逼平川上的孝義、汾陽,不久部隊打下了靈石。趙承授帶三個精銳親訓師出擊,晉中腹地空虛大門洞開。徐向前乘機急令:臨汾戰役后尚未休整的主力部隊,不顧疲勞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,連夜沿同蒲路東側山區向晉中開進,將閻軍包圍殲敵一部。為防止敵人逃回太原,派部隊切斷其退路,戰斗打到離太原不遠的地方,打得天昏地黑,極其激烈殘酷。

          戰役期間,離石縣動員了數千名民兵,隨軍遠征。光是交口村,就接收了200多傷病號,因為青壯年男人們都上了前線,留在村里的100多名婦女成了主力,慰問和照顧傷員。支前是組織人員護送糧草、彈藥、藥品、搶運傷員、安排部隊宿營地、抓俘虜、審查俘虜、戰場清理等工作。

          部隊的吃糧是關鍵問題,連以往根本提不上議程的柴火,這時也成了大問題。在平川做飯用的柴火就成了關鍵難題,部隊加上民工近十來萬人,一天就要消耗十來萬斤糧食十多萬斤柴火,沒有柴火做不成飯,部隊和民工吃什么呢?我們組織民兵從山區把糧食、柴火運到平原,部隊打到那送到那兒,實在不行就拆廟取柴。

          同志們很勇敢,常常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,不是打仗沖鋒,而是送彈藥、送飯、搶運傷員在槍林彈雨中,一次又一次的完成了任務。

          從6月11日進占高陽起,1 2日解放靈石。 7月7日解放孝義、交城、祁縣。11日平遙被我軍攻占,13日解放太谷,14日解放文水、介休和汾陽,17日解放介休、19日解放榆次,21日解放晉中。只剩下太原一座孤城。

          戰役結束后,離石縣武委會在汾陽合影留念,武委主任劉挺,離石縣青救會主任王正選、閻權、王繼剛、高義錄、王俊仁、王開寧和我,在汾陽城照了這張相。

          免费观看欧美猛交视频_六个教练伦的好爽_xyx性爽欧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