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d2qzm"></bdo>
<track id="d2qzm"><div id="d2qzm"></div></track>

    <bdo id="d2qzm"><dfn id="d2qzm"></dfn></bdo>
      <track id="d2qzm"><div id="d2qzm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  呂梁新聞網首頁  > 首頁  > 旅游

          馬村故事

          □ 梁大智

          2021年03月31日 11:12:49 編輯:

          光緒九年《文水縣志》收錄碑文《漢孝文廟長歌并序》,由武廷選撰文,碑文說:“郡邑中祠漢文帝者蓋寡,而吾鄉得其一?;蛟频鄯獯鷷r,曾畜馬於此,故村以馬名,其建廟亦所以存遺跡也?!眰髡f,漢高祖劉邦第四子劉恒曾在子夏山一帶招兵買馬,屯兵練陣。由于這里林茂草豐,山清水秀,劉恒在此韜光養晦,蓄勢而發,取得勝利。后入京為帝,成為漢文帝。漢文帝把他在子夏山一帶演練兵馬的校場之地稱為馬村。

          宏大的洪福寺

          原來,文水縣孝義鎮馬村有一股泉水長流不斷。而這股泉水的流向,給馬村帶來一系列有趣的地名。泉水從水龍王地下面流出,經過南池頭、蓮花地、馬蓮池、校場地、東南會、西南會、渡口、東南渠、西南渠,最后從南河灣流出。

          馬村村東有一條官道,是太原到汾州乃至經晉南到長安的必經之路,北通孝義市樓,南接上賢梵安寺,而官道西邊的一個村堡就是馬村。那時的馬村四門規整,規模宏大。村堡東門是座二層樓閣,進村就是村里的東西正街。村東有一條東場街,有單獨的圍堡,東場門門口有一株大槐樹。正街中心北面就是坐北朝南的孝文廟,對面的戲臺就座落在正街上,街道從戲臺下通過。正街南面是宏大的洪福寺。正街西面路中央有二層樓閣文昌閣,街道從一層通過??斓轿鏖T正街南側有座老爺廟,坐西朝東,對面有戲臺。西門同樣是二層樓閣。村北門內還有座老爺廟,北門外有一高高的烽火臺,當地人也叫土墩子,烽火臺北面是一座三官廟。村南有魁星樓和南海大士廟,南門二層樓閣,南門外的地叫花園地,原來是一處花園。

          洪福寺占地10余畝,是遠近聞名的大寺。清光緒九年《文水縣志》載:洪福寺“在城南十五里,唐元和年建,極宏敞,藏經十余柜,僧百余……”洪福寺山門朝南,上懸“南天門”,門外有一大照壁,照壁前兩棵槐樹?!澳咸扉T”兩邊分別塑有高大的四大天王。山門兩側有鐘樓鼓樓,兩根紅色明柱。院里兩株古槐,據說直徑有六米,遮天蔽日。兩面各拴一只鐵狗,后來剩下一只了,傳說有一只趁人不注意跑走了。正殿面寬三間,內塑法身、應身、報身三尊佛像,兩面是鐵鑄十八羅漢。后面有七佛殿,東西配殿供奉彌勒佛和文殊菩薩,東西偏殿供奉千手觀音和鐵制南海觀音菩薩。殿內九眼窯,是存儲糧食的地方,地鋪磚專家鑒定為唐朝之物。

          村里流傳著一個傳說,當時程咬金是修建洪福寺的總監工,在修東西配殿時,請來了袁天罡和李淳風來建,中間搭起席棚子遮擋起來互相不讓看。等修建完畢后,東西配殿修的都像天宮一樣美麗。東殿是幽靜而神秘的東海龍宮。一顆顆漂浮于空中的晶瑩透徹的珍珠,散發出冷白的光芒,在照亮著整個東海龍宮的同時,給東海龍宮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。雷鳴電閃騰蛟龍,翻云覆雨濟蒼穹。奇形怪狀的珊瑚,來來往往的蝦兵蝦將,和東海各路神仙時而升騰于宇宙之間,時而潛伏于波濤之內。西殿是仙島林立浮云而上的天宮仙境。穿越南天門,直達凌霄殿內。金光萬道滾紅霓,瑞氣千條噴紫霧。有幾根大柱,柱上纏繞著金鱗耀日赤須龍,又有幾座長橋,橋上盤旋著彩羽凌空丹頂鳳。星辰燦爛絳紗衣,金碧輝煌芙蓉冠。天妃懸掌扇,玉女捧仙巾。金闕銀鑾,七仙女戲仙浴潭;琪花瑤草,雷公電母逐九天。兩殿看罷,程咬金豎起大拇指,連聲夸好。

          悠久的氏族文化

          村里原來有武家、厐家、吳家、杜家等幾座祠堂。村北還有座武家的九間堂,是武家進士家族的祠堂。武姓是馬村的第一大姓,其次是厐姓?,F代人很少用這個“厐”了,就連身份證上都用了“龐”。其實,厐字是姓氏專用字。傳說顓頊后代的厐降氏族部落有以厐為氏,又周文王之子畢公高支庶受封于厐鄉,子孫以厐為氏。

          村西南有一道梁,南與上賢梁山脈相連,村里人把這里叫“人人地”。這里很多石人、石馬、墓碑,是古墓地。當年西坡開磚廠取土時,發掘出很多古墓葬。有一塊《維大唐武公墓志銘并序》刻于神龍二年(706年),墓主名武客,墓志稱:“公諱客,字昆玉,并州文水人也。先苗古史,飛鳳彩于鳴岐。下纂今書,啟龜文于昌洛?!蔽鋭t天曾得寶圖于永昌洛水,故從文字間可以看出此人是武氏皇家之后。與其同宗的墓志銘還有武則、武道景等。由于古時清明上墳的人非常多,有人便在路邊擺攤叫賣,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固定的“清明會”。上墳回來的人們陸續到集市上去,顯得非常繁華熱鬧。

          在村西正街北側,有一組厐家宅院。據傳,厐氏是兄弟二人從河南遷到陜西華陰縣,通過洪洞移民到了文水馬東都,也就是馬村,至今已在這里繁衍二十七代了。這組厐家宅院是厐祖箴家族的宅院,由三座二進制四合院組成,均為坐北朝南,每座的里院均為五間正房,三間東西廂房組成。東宅院是大門院,大門朝西開,外院是磨坊院和工房;西宅院是門樓院,門朝東開,東西兩宅院中間有條巷;南宅院是門樓院,門朝西開,正房后墻緊靠東宅院,其外院西有柴院,南有谷場。厐祖箴曾在武漢漢口做糧油生意,娶過三個老婆,只生了女兒沒有兒子,其兄弟生有四個兒子,便過繼兩個。這四兄弟中老四是天津市和平區南馬路德華泰車行老板,老三也在天津開辦糧油店。厐祖箴的叔輩出過一位進士叫厐士冠,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庚戌恩科殿試金榜,為第三甲賜同進士出身第13名,選翰林院庶吉士,散館授編修,是當時京城的文化名流,擅長書法,其書法作品現在仍見拍賣于各大拍賣行,賣價不菲。

          神奇的“永泰堡”

          出了馬村西門的西坡上有座古堡,叫“永泰堡”,堡墻有七、八米高,城圍四里,用黏土攪以熟石灰的灰土,夯實而成。這里地勢非常高,可以避免水患,修筑高墻,避免外部侵擾。遠遠望去,儼然是一座巍峨的城堡。古堡有一門一街十巷十井十磨盤,只有一個堡門供出入,進入古堡是一條東西向大街,南北十條巷,每巷均有水井和磨盤。堡內有關帝廟、文昌閣、酒坊、祠堂等建筑。主街上殘存著栓馬石、石食槽、石獅子、石磨、石滾子等,每巷都有垛口高墻,大宅門院落,看得出當年永泰堡的富有和繁華。

          村里人傳說,永泰堡也叫武家堡,是從前姓武的一位大官衣錦還鄉后,為武氏后人修的一處安全堡壘。堡內曾出過一門三進士。道光六年丙戌科進士武天弼,中第二甲第41名,授山東寧陽知縣、商河知縣,著有《宛爾堂吟草》《仙館雜體詩》等。道光十三年癸巳科進士武天亨,中第二甲第13名,選翰林院吉士,授編修,考選江南道御史,遷都察院監察御史,出任山東青州府知府。光緒二年丙子恩科進士武達才,中第三甲第120名,被朝廷授湖南即用知縣。武達才是武天弼的兒子,是一位文采飛揚,治學嚴謹的先生,中進士后曾在平遙超山書院講學,并主纂了光緒七年《平遙縣志》。

          堡內有兩座翰林院,南一巷是個武翰林院,坐西朝東二進制四合院,大門進來對面是照壁,東面連大門五間,院內有停轎處,二門磚雕垂花門,單檐硬山頂,雕有椽飛、栱式、花卉以及“福祿壽”三字,門上布滿鐵釘。里院正房五間,南北廂房各三間,均為垛口高墻,院內置有刀、棍、鉤、叉。北三巷口是文翰林宅院,坐北朝南二進制四合院,大門外一溜牌廈,兩側石獅雄立。進來對面有照壁,南面是一排南廳。院內東面是磨坊院,有工房。西面里院是四合院,磚雕垂花門,兩側各一石獅。里院正房五間,一明兩暗,西廂房三間,東廂房間半。東廂房南是二門,東廂房北的院內有一獨立樓亭。正房上面是木構二層繡樓,院內置有金瓜鉞斧朝天鐙等執事。文翰林院北有一祠堂,祠堂后就是堡墻,上有文昌閣一座。在北三巷的堡墻上,神奇地長著一株旺盛的藤樹,枝繁葉茂,郁郁蔥蔥。

          村里老人們講,原來翰林出入永泰堡都是走村里東西正街,因為翰林家生意興隆,朱門秀戶,在村中輩數較小,所以翰林走在街上很多本家長輩都得下跪拜見,翰林便在村南買了土地,另開了一條路,這樣出入就不再擾民了。還有人說為了不擾民,當時建這座永泰堡采取的主要是夜晚施工。

          晉劇界的“金棒錘”

          馬村鐘靈毓秀,人杰輩出,文化繁榮。民國期間,當地秧歌盛行,村里面喜好秧歌者眾多,涌現出了潤禾、德寶、貴寶、馬牛兒、二牛,以及男扮女裝的丑維、海清、二黑則、疤五兒等一批票友。他們經常在本地和周邊縣演出,演出的劇目很多,《算賬》《開店》《回家》等等。最有名氣的要數潤禾和疤五兒的《算賬》,曾經在太原能連包三場。

          要說戲劇界,馬村還有一位紅極晉劇界的人物,那就是趙廷杰。趙廷杰1886年出生,原籍文水縣堡子村人,后遷居文水城內,又寄居文水縣馬村其妻武四女家中,人稱潤生師傅,中路梆子武場演奏員。尤其以演奏馬鑼出名,人送“金棒錘”的美稱。潤生師傅不局限于馬鑼演奏,后期的鼓板技藝也很出色,流水簽子是最拿手的。潤生師傅的鼓板以底兒、號兒清晰著稱于世。

          潤生19歲時,就以驚人的馬鑼演奏技藝傲居群芳之首。最先住太谷乾梨園,以后接連在祁縣的永霓園、徐溝的自誠園、榆次的雙聚梨園、萬福園等上路字號班打馬鑼,馳譽晉中。當時,場面上的名老藝人都要登報。如滿堂的鼓板、油漢的鐃鈸、喜福的二弦、萬金則的胡呼。潤生師傅也是經常見報的人員之一,觀眾常為其叫好,潤生的馬鑼名聲曾轟動省城、晉中一帶。

          紅色的記憶

          抗日戰爭時期,馬村洪福寺里還居住過八路軍,在馬村曾發生過一次八路軍游擊隊伏擊戰。1938年8月1日,駐文水的日軍米澤部隊73人去了汾陽城。據我方偵察班長王世儒獲悉,第二天下午要從汾陽返回文水。經游擊隊支隊研究,決定在馬村一帶打一場伏擊戰。

          8月2日晚10點鐘,日軍乘汽車進入文水地界行至馬村時,發現橫在路上的樹障,頓覺情況異常。正在敵人慌亂時,我軍楊文安營長發出了攻擊命令,激烈的槍聲打破了長夜的寂靜。硝煙彌漫的戰斗一直到次日凌晨1點多,我軍大獲全勝殲敵60余人,繳獲機槍、步槍、擲彈筒等武器40余件。8月3日天明后,只有12名日軍丟盔卸甲,狼狽不堪地陸續逃回文水縣城。

          解放戰爭期間,在永泰堡的南面,發生過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,這是一場搶奪夏糧的戰斗。我軍全殲敵216團,32名戰士英勇犧牲。

          斗轉星移,滄海桑田。時代的變遷,馬村的古寺古門已蕩然無存,洪福寺已成平地,永泰堡也是斷墻殘垣。僅在省博物館還保存著洪福寺的兩尊仕女像,交城卦山還有洪福寺的七尊佛像。然而,馬村的故事,在人們的記憶中漸漸成為難忘的佳話……

          免费观看欧美猛交视频_六个教练伦的好爽_xyx性爽欧美